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详细信息

吴地渔俗
(发稿时间:2018-8-27 0:00:00  阅读次数:3127)
吴地渔俗
 
 
    吴地素称“东南水都”,渔业发达,历史悠久。渔民在风险特大、渔获全凭机遇的环境中生存,逐渐形成了许多独特的渔风、渔俗。本文试就吴地最有代表性的太湖渔民的生产、信仰、生活、文化等方面的风俗,作一初步的研究和探讨。
生产习俗
    渔船是渔民赖以生存的捕鱼工具和生活起居场所,渔捞则是渔民主要的谋生手段。长期生活在“三面朝水,一面朝天”的险恶环境中的渔民,为了平安和丰收,除希冀诸神保佑外,在生产中形成了种种风俗习惯。
    为了适应险恶的水上环境,太湖渔民往往组成“渔帮”。渔帮是一种从生产互助出发自动形成的生产组织,既无帮规,又不依靠黑社会势力,但有重义轻财的江湖义气。同帮渔民的渔船、鱼汛、鱼场相同,一起捕鱼,一同停泊,以便互相照顾,应付突发事件。由于地方闭塞,与外界接触少,男婚女嫁大多在本帮内进行,形成了以婚姻为基础的血缘部落。因此,渔帮的基础比较牢固。
    渔船实行老大负责制。太湖渔船每船配9个劳动力,分老大、看风、挡槽、下肩舱、半粒头、女工6个工种。老大是一船之主,由于老大都由经验丰富、决策果断的人担任,是在生产实践中自然产生的,因此具有绝对权威,起航、抛锚、下网、上网等都由老大作主。主桅篷索出了故障,老大要在剧烈摇晃的风口中,徒手爬上20多米高的桅顶去排除;如遇风暴和突发事故,老大必须机智沉着,果断组织自救,去化险为夷。因而,老大是全船安全的主心骨,举足轻重。其余各工种(渔民称之为“穴子”)也都有明确而严格的职责范围,并在老大的统一指挥下协调操作。
    劳动时必打号子。俗谚称渔民“手里拿了三寸板,不是叫就是喊”。集体劳动起锚、扯篷、上网时,一人领唱众人和,节奏明快,高亢有力。二三人排网、摇舢板、取鱼时,亦要领唱与和唱,低沉有力,声音嘹亮。连一个人整缆、理网时,也自吟自和,委婉动听。这是因为劳动号子能协调动作,提神鼓劲。在黑夜中航行或操作时,舢板还靠它向大船传送安全信号。久而久之,自吟、和唱、打号子便成了渔民劳动时的习惯。
    渔船成对作业。一对“姊妹船”有一位“作主人”指挥生产,相互间靠“篷语”联络:梢篷落下即通知对船下网,二梢篷落下即要起网。服从指挥是渔民在长期劳动中形成的共识,用他们的话说:“老大多了要翻船。”
    渔业捕捞终年与风和水打交道,渔民识天全凭经验,因而触礁翻船事故时有发生。一旦遇险,便在桅杆顶上挂饭箩或醒目的物件,也有用拖把垂直打圈呼救,发出求救信号。其他船只见后要全力相救。但在风激浪高而又辽阔的湖面上,过往渔船甚少,翻船溺死者屡见不鲜。因而在渔船上忌讳与“翻”、“沉”有关的行为和语言。在船上掀锅盖、揭舱板、晒鱼筐、晾竹篮等,均不能翻放。不能在船头、船旁或两人同时大小便,以避“船头土地”、“左青龙,右白虎”和所谓“两人争坑道,必定有风暴”。语言上忌讳“翻”、“下”等谐音。因此,东西打翻只说“泼出”,翻身只说“调戗”,放下一部份帆则称“小篷”等。
    渔民的生产习俗是在“三寸板内是娘床,三寸板外见阎王”的险恶环境和经验教训中日积月累形成的,从而成为保障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形成了同舟共济、勤劳勇敢、重义轻财的朴实民风。
信仰习俗
    吴地系水乡泽国,洪水泛滥,蛇蟒成灾,首当其冲。古时,人们因无力抗拒,对蛇蟒由害怕转为敬畏,甚至尊为本部落的保护神。春秋时,吴地崇蛇之风尚盛。闻闯欲东并大越,曾立蛇门于东南。民间称蛇为“地龙”。渔民则视蛇为神的化身,异常敬畏,见后要焚香跪拜,许愿送神。
    渔民在险恶环境中生存,在科学未昌明的时代,往往寄托神灵的庇佑。渔民信仰既有吴地以释教为主多种信仰并存的共性,又有不信轮回、只求今世的信仰个性。俗谓“不修来世,不信轮回”,只求“今世太平,生意兴隆”。诸多信仰夹杂迷信,互相渗透,形成了庞杂的信仰体系。赕佛请神除上界从玉皇大帝到元始天尊,中界从五岳诸神到天后圣母,下界从水府龙王、四府城隍到灶君外,还请太湖周围有姓有名的神105位。所敬之神统称“老爷”。所敬者唯水、唯天;所惧者风伯、雨师、龙王、水怪。崇奉与水和鱼有关的禹王、天妃、湖神和水域保护神。特别崇敬造福乡梓的治水禹王、治蝗猛将、救难天妃;为了避凶远祸,亦祭祀敬畏的“五通神”、“黑虎大王”。捕鱼船至所在湖神管辖的水域,要焚香敬神。冬天到湖中央平台山岛捕鱼,要用第一网捕的大鱼敬“水路老爷”;过香山嘴要祈求“风神老爷”保佑;过元山湖面,要赕“鱼神老爷”求丰收。如在湖上突遭雷雨阵风袭击,便在灶内烧火冒烟,敲响铜器驱赶“乌龙”。这些都是渔民在生产中祈求平安和丰收的精神依托,从而取得心理上的平衡。
生活习俗
      在江南水乡妇女服饰中,太湖渔民对有利生产、方便生活的塌裙、包裤特别青睐。妇女一年四季都围用青布制作的两边有裥、长至小腿的捐裙。这样既可保暖又可避脏,捉鱼时不挂缠,又便于存放东西;方便时还可用它遮羞。包裤又称“笼裤”,用蓝色土布制成,深档大腰,前后打密裥,大裤脚管,腰下有空插袋,正反可穿。由于包裤穿着舒适,可缩手保暖,能过风不挂缠,男子不论劳动、作客全年都穿。夏季则穿赭色拷布制成的短裤、背心,耐湿、耐穿、凉爽、易干。男渔民夏戴草帽,冬戴毡帽;女的则戴包头巾,既可遮阳避雨,又可挡风保暖。在网索满船、天水相连的环境中作业,稍有不慎,轻则影响生产,重则产生伤亡。《淮南子》云:“九疑之南,陆事寡而水事众,于是民人断发文身。”断发可避挂缠之苦,文身可防水族之患。如今橱裙、包裤、帽子则取代了“断发文身”防挂缠的功能,适宜水上作业。因此,这些衣着在渔民中长盛不衰。从中亦可看到吴越族“断发文身”的“国俗”在渔民衣着上的影响。
      水产是吴地人民的主要食品之一。《博物志》云:“东南之人食水产,西北之人食陆畜。”吴地人民普遍好食鱼虾。同时吴地四时鱼鲜、鱼馔又名扬四方。谚云:“正月塘里肉头细,二月桃花桂鱼肥,三月甲盏补身体,四月鲥鱼加葱须,五月白鱼吃肚皮,六月鳊鱼鲜似鸡,七月鳗鲡酱油闷,八月鲤鱼只吃肺,九月鲫鱼要塞肉,十月草鱼打牙祭,十一月鲢鱼汤头肥,十二月青鱼要吃尾。”
    渔民食鱼注重原汁原味。鱼不去鳃,鱼内不洗,带血烧成的酱烧鱼鲜嫩无比,即古代的“炙鱼”;口味独特的“活炝虾”、“炝鱼片”,古称“鳐鱼”;日常的“乾蒸鱼”,香溢满船,即塍玉所食的“蒸鱼”。尤其是“梅鲚鱼粥”,将整鱼与粥同煮,不腥,不腻,鲜美绝伦。但食法令人生畏,将鱼在口中从头向尾一抹,即剔出整条鱼骨和内脏。若不经过长期实践,难以享此口福。从淡季时食用的“醉鲤片”、“风鱼干”中,尚可找到古代“鲞”、“蚱鱼”的影子。用针口鱼制成的“烙鱼”,即古代的“漉鱼”,后称“贡鱼”,延称至今。
    渔民吃鱼有种种规矩和忌讳。节庆时,老大吃鱼头,挡橹吃鱼尾,下肩舱吃中段。吃鱼时,鱼不能翻身,不能挪动鱼碗;吃完后不能将筷子搁在碗上,要轻扔在舱板上,最好滑动一下,表示顺风顺水。过年时鱼不能吃完,以示“年年有余”;宴席上全鱼,只看不吃,以喻“喜庆有余”。渔民们信奉“小孩吃了鱼头会捉鱼,吃了鱼尾会摇船,吃了鱼翅会游泳”的传统说法;忌吃鱼籽,说是吃了鱼籽人会变笨;吃了鱼脸“无情肉”会“眼空浅”(吝惜),产妇用鲫鱼汤开奶、催奶,俗称“鲫鱼头里三分参”。鱼头上两根等腰三角形的鱼骨为“鱼仙人”,常用来占卦,掷在桌上直立,则表示大吉大利。洞庭山岛宴席全鱼规矩独特,要两尾成双一盆。厨师双手敬鱼时要喊“鱼来了”,首席则起立还礼,回敬说;“余(鱼)在府上。”然后厨师把鱼端回厨房,如此循环敬鱼。全鱼既忌吃,又忌漏桌。吃了意味断交,漏敬则怠慢客人。如厨师疏忽漏敬了鱼,东家不仅不付工钱,厨师还要赔礼道歉;如敬鱼不漏桌,厨师则可得到一笔颇丰的“喜钱”,一般以一盆鱼的价值乘以桌数来计算。
    庆典敬神,必备鲤鱼.与猪头、全鸡称“三牲”。行聘“送盘”,选用鲤鱼,称“鱼盘”。选鲤鱼为供品与唐代忌讳皇帝姓有关。《酉阳杂俎》:“国朝律,取鲤鱼即宜放,仍不得食,号赤鲜公,卖者杖六十,言鲤为李也。”于是,逐渐演变为神鱼,有“鲤鱼跳龙门”之说,视鲤鱼为宜男之兆,故大部分用于祭祀和放生。祭祖忌用黑鱼,谓子孙要出“黑乱头”,如一时无鱼,则用鱼状蛋饺代之。“斋土地”则选用黑鱼,取黑鱼可在土中生存之意。居丧之家不吃鲢鱼,以避“连”字之嫌。
  吴地渔船大多是连家渔船,它是渔民家居之处,融会了吴民居“明堂、暗房、亮灶”之习俗。太湖渔船载重六七十吨,船强宽畅,居住舒适。以船楼为界,前部是作业、祭典区,后部为起居生活区。船楼舱面宽畅明亮,相当于民居的厅堂,是吃饭、会客之处;下面是房舱,朝船尾处是正房,按先东后西“品”字形安排床位,床与床之间用移门分隔成独立的单元。主(大)桅前的舱面是“大板面”首席,是赕佛庆典的场所;二桅前舱面为“头板面”,是祭祖等活动的地方。婚宴时“娘舅靠大桅,姑夫倚二桅”。
太湖渔船妇女禁忌比内河“夫妻船”多。妇女被称为“后半只”,不能随意到渔船前部去,不能跨越网、缆,不能袒胸露背、穿短裤。媳妇进船后,负责全船做饭,直至弟媳婚进后接替,最小的媳妇由姬媳接替,依此循环。这一方面是“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影响,而更重要的是捕捞以男子为主,妇女因经济上的依附失去了政治上的平等和独立。船上单身男性则集中住在船的前部,长期同居一船,活动空间较小。这些禁忌成了具有一定约束力的道德规范,对“一夫一妻婚姻制”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
    渔船的建造是渔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其仪式十分隆重,既有吴地建房喜庆、祝愿的程式,又有海船豪放浓重的祈神色彩。从开工到下水,计有三次庆典。
    (一)“开工”。择定吉日良辰,先敬鲁班诸神,祝词有“满杯先敬天和地,再敬太公和鲁班,开工喜逢黄道日,完工巧遇红运时”。然后,工匠锯一段木头,用红纸包后交船东珍藏,并说“恭喜打船顺利,财源茂盛”等口彩。船东则发“喜钱”,宴请工匠和宾客喝“开工酒”。
    (二)“定圆”。又称“定星”。黎明前由工匠与船东(或船东的长子)在船底板上弹一条中心线,称“定星”,拉线者即为该船的法定继承人。然后在船底上敬神,称“斋利市”,口说“日出东方喜连连,鲁班差我到船前,恩光降下千年富。荣华富贵万万年”等吉庆话,祈求“生意兴隆,万事如意”。最后上船梁,办“定圆酒”,宴请工匠和亲朋。
    (三)“下水”。新船打好后,在各部显要位置贴上红对联。船楼两旁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船头是“船头无浪多招宝,船后生风广进财”;大桅到五桅分别是“大将军八面威风,二将军日行千里,三将军舵后生风,四将军追风赶月,五将军五路财神”;船楼前是“船楼外清风明月.中舱内积玉堆金”,后为“前程远大,后步宽宏”。黎明在船头敬神后“上利市头”,又称“钉喜钉”,即将四颗八角锤形带红绿绸的喜钉钉在船头上,边钉边说“新打快船两头翘,顺风顺水生意好,今日领来财神路,荣华富贵节节高”等口彩,同时向船内“抛仓钱”。船东送喜钱,鸣放爆竹、鞭炮,众人将船推入河中,并一起从船梢向船头泼水,边泼边喊“顺风顺水”。最后宴请工匠和宾客。亲朋则送礼祝贺。造船过程中,完工下水时敬神最隆重,宴席最丰盛,宴请的宾客也最多。
      吴地湖泊众多,河港遍布,渔民出门常以舟代步,船成为渔民的主要交通工具。太湖渔船依靠风力行驶,因而刮风关系到渔业丰歉和航行安全。而吴地民间有着丰富的测天经验,所谓“江西人识宝,江南人识天”。渔民在长期实践中摸索到了刮风规律,但在自然现象未被认识时,他们往往把刮风看作是神的恩赐和老天的安排,于是按照吴地沿用农历和节气的习惯,将刮风时间与神的诞生及节气联系在一起。在前后一二天内,要刮六七级的大风,渔民称之为“风信”、“风报”或“报头”。他们总结全年有20个风信,具体
是:
正月十二  开印报
正月半    三官报
二月初二  土地报
二月初八  张大帝报
二月十九  观音报
二月廿八  老和尚过江
三月初三  芦青报
三月廿三  天妃娘娘报
四月二十日谷雨报
五月六日  立夏报
九月初九  重阳报
九月十三  皮匠报
九月十九  观音报
九月廿六  一头风
十月初五  五风信
十月半    三官报
十月三十  黎星报
十一月八日立冬报
十一月廿二小雪报
十二月七日  大雪报
    全年20个风信中,一到五月有l0个,九到十二月有10个,六到八月是空白,其中二月和九月各有4个风信,这亦符合吴地刮风的自然规律。至今这些“风信”仍作为预测风力的主要依据,而且准确率较高。
文化习俗
    渔歌  渔歌是渔民在湖上泄泻感情、沟通思想、自娱娱人的主要形式。清《苏州府志·风俗》有吴人善讴、歌其土风的记载。《古今事物考源》称“大昊氏作网罟之歌”,开中国歌谣之先声。吴歌是吴文化中一颗明珠,而渔歌则是吴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吴地渔歌,既有吴歌的韵味,又有民歌的委婉。渔民男女老少,不论喜怒哀乐,凡是感情激动时,均能即景生情,随编随唱。内容丰富,有歌颂前人的、鞭笞黑暗的、讴歌劳动的、抒发爱情的。形式上有摇船时的高歌、理网时的自吟、互相间的对口盘歌、集体劳动时的号子等。清代《畖船竹枝词》有“兴来自唱渔家傲,不学吴娃荡桨歌”,“擢郎野饭饱青菰,自唱吴歌入太湖”的诗句,描绘了渔歌的特色与盛况。
    明代文学家冯梦龙曾记述某日暮夜,一渔舟放歌而归,月黑星稀,误触节推船,节推日:“汝能即事作歌释汝。”舟人遂应声放歌,词意恰到好处,节推闻之大喜:“更以壶酒劳而遣之。”令他大发感叹,决心收集整理吴歌。他辑集的《挂枝儿》、《山歌》就搜录渔歌多首。如“姐儿窗下绣鸳鸯,薄福样郎君船正出浜,姐看子郎君针搠子手,郎看子娇娘船也横”;“结织私情像只船,竖起了船竿浪里颠,姐道:郎呀!个样风水小阿奴经常惯,你只要挡牢子舵梗莫贪眠。”
    神歌  又称“赞神歌”。它不同于长江渔民的“童子戏”和苏北渔民的“跳大神”。它是在“宣卷”基础上,吸收渔歌的唱词,融会讲民间故事的“表白”,而形成的自娱娱神的独特文艺形式。神歌大多由神职人员“童子”主唱,一般渔民和唱。在敬神、祭祖、喜宴活动中唱神歌,形式随和,气氛轻松,很受渔民欢迎。
    按不同场合,神歌可分“赕佛神歌”、“祭祖神歌”和“喜宴神歌”三种。内容有颂扬神的生平业迹的,有宣唱佛门典故的,有劝人为善的,如《禹王神歌》、《猛将神歌》、《五老爷神歌》、《卖鱼娘子》、《太母求子》、《劝酒》、《翻酒瓶》等等。每首神歌都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神歌一般以七字句为主,曲调介于渔歌与宣卷调之间。一人主唱,众人和唱。和曲为“六啊六六来暖,六啊六里来”。和者可多可少,唱时可坐可立,不拘程式,唱唱歇歇,轻松愉悦,深受渔民喜爱。有些渔民看黢佛就是为了唱神歌和听神歌。赕佛过程中,唱神歌的时间最长。通过世代相传的佛事活动,繁衍成一支新的曲种,保存了一批名目众多、内容浩繁的口头文学,繁荣了吴文化的艺术宝厍。
    民间故事  吴地渔民中民间故事题材广泛。春秋“渔父义渡伍子胥”、“阖闾制鲞充军粮”的故事,记述了渔民大智大勇。抗击外侮的英雄史实;“大禹治妖,百川归海”的传说、“天妃降世,造福人民”的神话,反映了祖先战天斗地的气概,表达了祈求风调雨顺的美好愿望;“银鱼的传说”、“龙子后代踏网帮”的故事.鞭笞了封建社会的黑暗,颂扬了渔民的敬业精神;“泪珠鱼”的爱情、“孝子鱼”的孝道,则寄托了憧憬未来的良好愿望。就连吴地“银鱼”、“面杖鱼”等特产和“青鱼潭”、“绞嘴”等地名来历,都有美丽动人的传说,反映了渔民的情怀。
    吴地渔俗在民俗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是吴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具有强烈的传承性和民族性,覆盖面广,能量巨大。在历史上曾起过积极作用,有的至今仍在渔民中流传。
[注]:二十风信中,以节气称谓的,日期为阳历;其他均为农历。
(摘自《吴地文化一万年》作者:陈传才,1994年9月版)
  分享到:
   
(发稿人:农业志办公室)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信息报送入口
主办单位:苏州市农业农村局 网站标识码:3205000009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强烈建议使用 IE6.0 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